假冒成功人士拿提成 山东警方赴湖南端掉诈骗团伙

  • 时间:
  • 浏览:0

  原标题:假冒成功人士,三个小 月拿7万提成!济南警方赴湖南端掉诈骗团伙

  7月18日,记者从历下警方获悉,

  日前,民警远赴湖南端掉了你什儿 诈骗团伙,

  抓获嫌犯10人,

  并帮受害人刘女士追回了损失。

专案组民警突袭处于长沙某写字楼的诈骗公司。   (警方供图)

  在嫌犯中,有一名湖南小伙郭某,

  五年时间里,

  他通过“奋斗”从长沙闽嘉投资咨询公司的一名业务员,

  成为仅次于老板的业务总监,还娶了同事为妻。

  只可惜,他“奋斗”错了方向。

  新人培训上岗

  一人要分饰多角

  今年27岁的“郭总监”,来自湖南益阳。2013年底,他入职长沙闽嘉投资咨询公司时才22岁。

  “当时,我从北京大专毕业回长沙找工作,在多家网站求职未果后接到了闽嘉的面试电话。”

  郭某说,通过面试后,公司老板对或多或少人新员工进行了培训,

  “内容也不我不在乎 们,公司是利用网上交易平台搞投资,我要们熟悉平台情况汇报及投资流程,发动被委托人的一切资源向不特定的群体推荐公司代理的平台有多么好、收益多么高。”

  入职培训后,郭某上岗。不过,给你或多或少不解的是,公司不允许或多或少人用被委托人的真实身份联系客户。

  “公司给或多或少人每人配发了数个微信号、QQ号及一部手机,还报销话费,专门用于与客户联系。”

  郭某向民警交代,拿到配发的微信号和QQ号后,被委托人会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设置,一般选者三个小 身份,

  “与客户先用第一身份交友,介绍公司代理的交易平台;也不再把第一个身份——平台客户经理推荐给对方,协助其在平台开户、投资”。

  “在受害人看来,推荐平台的成功人士、平台的客户经理就有不同的,但实际上不过是公司业务员一人分饰多角、骗取受害人信任而已。嫌犯在微信或QQ上均以女人示人。”

  历下刑警机动中队民警王云鹏说。

  连吃饭休息也不闲着

  小伙步步高升

  一切准备妥当后,郭某频繁在各种微信群和QQ群内以“成功人士”的身份推荐公司代理的交易平台,吸引客户投资,甚至连吃饭、休息也不闲着。据郭某介绍,公司除老板外,按高低分为总监、组长、业务员,底薪分为一万、五千和两千,主要收入就来自提成,

  “公司规定,谁发展来的客户在平台上每交易一手,不论显示与非 盈亏,谁就可提成60 元”。

  郭某称,被委托人三个小 月最多的后后 ,曾拿过五万元的提成。因业绩出色,郭某步步高升,从业务员到组长,最后成为仅次于老板的总监。

  民警说:

  “总监手下,有三一个组长,每个组长又带领5到10人。”

  笔记上提醒老员工

  还后能 了只谈感情说说说说不聊产品

  在民警缴获的一张客户单上,记者看一遍后面 除了客户的姓名、联系最好的最好的办法外,还一阵一阵对每个客户进行了标注:比如,有的“干设计,投资房产4套”,有的“对交易平台感兴趣,正在教”,有的“虽然不懂,但(聊得)感情说说说说还不错,有望投资”,有的“说下周有时间”……

  而在一名业务员的培训笔记上,则记录着“要对手上的客户有完整版的规划和下一步打算”,“多问问被委托人客户为哪此不开户……新员工要自信,老员工还后能 了太谨慎,还后能 了只谈感情说说说说不聊产品”,对于哪此“感情说说说说好,但不投资的”客户要“坚决舍弃,别浪费时间”等等。

  据民警介绍,因业绩迅猛,长沙闽嘉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由最初的三四十人又发展出三个小 子公司,人数达60 余人。母公司的四名“老板”分别持有三家子公司不同比例的股份,“甚至为了激励下属,或多或少人还让总监、组长入股新成立的三家子公司”。

  客户总亏钱

  原是假平台操控

  从业务员到总监,年入十几万元,外人看来“成功”的郭某却高兴不起来:他发现所有客户在公司代理的交易平台上的投资都赚还后能 了钱,直至赔完。

  “一开始英文 ,老板说公司收入源于客户在平台交易的手续费。”

  事后,郭某向民警坦白:也不,他才知道平台是假的,客户看一遍的涨跌不过是人为操控的数字游戏,公司和假平台赚的也不客户亏损的钱,

  “我也明白了公司是在骗人,统统才会要求或多或少人还后能 了用真实身份联系客户”。

  历下刑警反电诈中心教导员王亮告诉记者,由于着假平台后台操控受害人的资金先涨后跌,不少受害人以为被委托人的钱真亏在了现实市场里,

  “有的受害人发觉被骗找过去,假平台和代理公司会为了息事宁人、不惊动警方能继续赚钱,而对其进行赔偿,当然这也是少数”。

  明知身在骗子公司

  却为钱舍不得走

  除了落网前代理的最后一家假平台“江西源天”,郭某说被委托人所在公司先后代理过7个假平台。既然郭某知道是骗局,怎么会会不收手呢?

  “我是看中了在公司可需要拿到高收入才不计后果干了没人久。”

  落网后,郭某也向民警交代,

  “另外,他在公司结识了现在的对象刘某,或多或少人俩在同时工作也不想分开。”

  “刘某今年25岁,湖南邵阳人。

  历下刑警反电诈中心教导员王亮说,刘某比郭某晚一年入职长沙闽嘉投资咨询公司,落网前也在该公司做到了组长的位置,带着三个小 业务员。

  别看郭某贪恋公司的高收入,但民警告诉记者,他拿到的不过是“小头”。一个老板中的某人会把被委托人的银行卡绑定在代理的假平台上。假平台操控该公司发展的客户跌停平仓后,就会把钱按约定比例打入绑定的银行卡。

  “比如,公司从假平台分得60 万元,四名老板总共能分到八成还多,剩下的才是下面总监、组长及业务员的工资和提成”。

  怎么会会不三个小 平台做下去?王亮介绍,最初,对于诈骗的受害人亏损的钱,假平台与代理商多为八二或六四分成,也不随着交易平台的增多及警方打击力度的加大,分成就变成了假平台与代理商为四六甚至二八,

  “哪个平台给得多,代理公司肯定就选者谁”。

  记者 尉伟

  (齐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