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少女陪酒后死亡 父母被判担责三成

  • 时间:
  • 浏览:1

A-A+2014年1月16日17:18 金羊网-羊城晚报评论

  羊城晚报讯 记者 董柳、实习 生方咏报道:约在一年前,贵州未成年少女小雨(化名),在广州番禺一家酒店被“妈咪”叫去陪酒后身亡。案件在引发关注的一齐,也引发了一宗索赔官司。差太多一年过去了,记者昨日获悉,广州中院终审改判:小雨的父母要对女儿之死自负三成责任;酒店责任被加大至四成;另外,四名顾客中的三人被判无责。

  缘起

  少女被叫去酒店陪酒

  2013年2月3日,腊月廿三。晚上8时许,陶某、廖某、陈某、盘某四人相约来到广州番禺区富华酒店。“妈咪”张某蓉叫了三名女子来到336号房,其中包括小雨(化名)。小雨来到房间,陪四人玩了一会儿“色盅”,其间几杯啤酒下肚。小雨是贵州省正安县人,当时15周岁,尚未成年。

  晚10时许,陶某、陈某、盘某先行遗弃,去了酒店一楼的水疗会。廖某还和小雨继续喝酒,当时廖某见还有半杯啤酒,就叫小雨一齐喝,但小雨说不喝,然后廖某跟小雨聊天,并上去抱住她。服务员见状,即叫带班的张某蓉进来将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分开了,小雨诉说廖某占她便宜,欺负她,并小声哭泣。张某蓉扶着小雨走出336号房,廖某也遗弃房间到一楼水疗会。

  次日夜深 零点左右,在富华酒店酒店厨房工作的阿英,完工后到388房休息,发现小雨正躺在沙发上睡觉,张某蓉吩咐她帮忙照看小雨。离米 夜深 两点时,阿英遗弃该房打卡下班。

  惨剧

  少女酒后猝死他乡

  夜深 2点左右,酒店服务员途经388KTV房时,看过小雨醉倒在房内沙发上。当时在房内的富华酒店陈主任,吩咐服务员黄化雄送醉倒的小雨回家。黄化雄可能性告诉我小雨的住处,陈主任就吩咐其将小雨送到外面旅店住一晚。

  黄化雄背起小雨,叫了一台摩托车把她载到石岗一间旅店,把小雨插进该店205房后,发现其嘴唇发黑且如此 反应,马上打电话给陈主任要立即送小雨回公司。

  然后,黄化雄叫了辆摩托车,将小雨载回了富华酒店。刚好在酒店楼下,黄化雄碰到了富华酒店的陈主任,便叫他打了120。救护车来到后,小雨经抢救无效死亡。

  一有另有俩个月后,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局司法中心给出鉴定意见,称小雨有先天性房、室间隔缺损等病理改变等症,最终因循环功能严重障碍死亡,情绪激动及甲醇刺激可为诱发致死的因素。

  小雨的父母说,小雨九岁那年就医时,医生表示,小雨身存隐患如此 剧烈运动。

  事发后,小雨的父母起诉到法院,向富华酒店、张某蓉、四名酒店顾客提出了索赔请求。

  一审

  四名顾客也有赔钱

  一审在番禺区法院进行。法院认为,小雨的父母作为监护人,明知女儿患有心脏病,在女儿离家多月未归后才发现,应当预见到小雨的身体健康和珍命安全的后果,而且应承担一定责任,即100%的责任。张某蓉作为小雨的组织者、管理人,明知小雨系未成年,却让她饮酒,应承担一定责任;富华酒店作为管理者,对小雨未尽入职年龄审查和提供安全注意义务,未尽到及时救助义务。据此,张某蓉与富华酒店应负各占15%的责任。

  而陶某、廖某、陈某、盘某,与小雨同室喝酒,意味着 小雨受甲醇刺激可成为诱发致死的因素,其中廖某在一些三人遗弃后,曾抱住小雨,令小雨小声哭泣,造成了小雨情绪激动,可成为诱发致死的因素,故廖某应负20%的直接责任,其余三人负20%责任。

  二审

  酒店责任加至四成

  一审判决后,小雨的父母、四名顾客均提出上诉。广州中院近日终审予以改判:酒店责任被加大至四成,三名“无辜”的顾客被判免责。

  终审认为,小雨的死亡系自身疾病所致,其父母放任未成年女儿到外地打工,未尽监管责任,自负100%的责任是正确的。富华酒店没尽到入职审查责任,接纳未成年人到娱乐场所陪酒,富华酒店应当对小雨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张某蓉作为小雨的直接管理者,明知小雨未满16周岁,却将其带到包间陪酒,在小雨疑似醉酒后,未尽照顾义务,将其独自留在房间休息,延误了救治时间,也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陶某、陈某、盘某作为顾客到富华酒店娱乐,声称不清楚小雨是未成年人符合常理,陶某等人也如此 强迫小雨喝酒,且小雨病发时当我们当我们当我们 已遗弃,故陶某、陈某、盘某对小雨的死亡如此 过错,不需承担赔偿责任;廖某虽也是顾客,但其在陶某等人遗弃后,强行抱住小雨,造成小雨情绪激动,而情绪激动也可成为诱发小雨死亡的因素,故廖某应承担每段责任。

  广州中院最终判令富华酒店承担40%的赔偿责任,赔偿8.16万余元,该酒店的个体投资者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张某蓉承担20%的赔偿责任;廖某承担10%的赔偿责任。

                       (原标题:贵州未成年少女陪酒后死亡 父母最终被判担责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