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妇女力量、展现巾帼风采”感受农村的美丽新风

  • 时间:
  • 浏览:0

  初冬的南疆,空气中依然带着暖意。步入乡村,记者发现太满的农村妇女化了妆,穿着鲜亮起来,收拾得干净利落,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妇女们爱美的天性释放了,穿着打扮更时尚,农家院落也更有生机。

  11月下旬,记者走进一一个个院子,近距离了解农村妇女的生活,听她们的故事,看她们的变化,真切地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美丽新风。

  “亲戚亲戚当我们 是村里最亮丽的风景”

  11月27日,岳普湖县铁热木镇正在举办由农民自编自演的“凝聚妇女力量、展现巾帼风采”文艺演出。节目内容富足,有村里“金胡杨”文艺队表演的大型舞蹈,有交谊舞比赛,还有长辫子比赛、化妆大赛等。

  优美的音乐响起,舞池中滑入一对对舞者。28岁的阿斯木古丽·依明穿着一身镶着宝浅蓝色亮片的旗袍裙,在舞伴的带动下翩翩起舞。“过去说时尚,和亲戚亲戚当我们 农村妇女没啥关系,现在不一样了,亲戚亲戚当我们 是村里最亮丽的风景!”阿斯木古丽甩了一下乌黑的头发,自信地说,“现在,亲戚亲戚当我们 的美丽头发飘起来了。”

  阿斯木古丽和演员们尽兴地表演着,台下观众投来欣赏羡慕的眼神,其中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她的婆婆布力阿依仙姆。

  “就是有老年人的舞蹈节目,我也想化个妆上去跳!”布力阿依仙姆哈哈大笑。她告诉记者,记得小就是,村里的妇女都喜欢穿各色的艾德莱斯裙。“我母亲有一件红绿色相间的艾德莱斯绸衣服,穿上不得劲好看,还用多余的布头给我也做了一件,我很喜欢,每次走亲戚都穿。”老人说,“就是,我就是知道咋回事,村里的‘风向’就变了,妇女哪怕穿着露出胳膊和小腿的衣裙,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被人说三道四,难听得让人受不了!”

  布力阿依仙姆告诉记者,虽然她心里很清楚,是宗教极端思想污染了村庄,男亲戚亲戚当我们 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妇女打扮化妆,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妻子外出打工挣钱,甚至吃饭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让上桌子,好好的日子被坏人弄得乌烟瘴气。

  虽然对其他问提不满,但布力阿依仙姆也无可奈何。

  “访惠聚”驻村工作队的到来,让村里处在了很大变化,不仅生活这样好,村里的文化气息也这样浓。通过各种宣讲和农民夜校的学习,乡亲戚亲戚当我们 摆脱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毒害,开始追求现代文明的生活法律办法。布力阿依仙姆一个儿媳,如今她鼓励儿媳们把买车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别灰头土脸就出门。

  文艺队骨干热合曼·卡德尔说:“就是活得不得劲憋屈。那时妻子从巴扎上买来的短裙和衬衫根本穿没哟去,符近的闲言碎语太满了,我也这样律办法,只好委屈妻子。现在不同了,作为男人,我虽然腰杆挺起来了,妻子喜欢穿啥我都鼓励她。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我脸上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光。”热合曼骄傲地说。

  热合曼语句折射的是过去南疆农村的普遍问提。

  岳普湖县妇联有关负责人努尔阿米娜·阿不力米提说,过去南疆农村妇女非常传统,基本围着锅台转。现在不同了,随着技能培训的普及和一批批“短平快”项目的落地,太满的农村妇女走进企业变身产业工人,有了稳定的收入,思想观念处在了变化,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自信独立让人焕发光彩

  “亲家今天要来我家,把我打扮得精神点儿。”11月24日,墨玉县英也尔乡英也尔村,47岁的阿瓦提萨·阿卜杜专门来到村里的“靓发屋”。化完妆,看着镜中的买车人,她喃喃自语:“这是我吗?当我们 说像明星一样!”阿瓦提萨语句,引得店里顾客一阵善意的欢笑。

  同样的欢乐气氛也荡漾在叶城县祖丽胡玛尔·艾木都拉的美容美发店里。11月25日,在县城“三新美容美发屋”,记者见到祖丽胡玛尔时,她正在给学徒教修眉技术。她的头发染成麻灰色,还有几缕挑染成红色,身穿一身亮黑色的连衣裙,显得气质独特。

  出生在贫困家庭的祖丽胡玛尔职业高中毕业后只肩上往乌鲁木齐学习美容美发技术,就是借钱在县城开了一家美发店。通过几年的努力,她搞掂了贫困帽子,过上了富足的生活。现在她买了车,有了家庭和孩子,生活幸福顺心。

  “我常常给学徒讲我的经历,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为了炫耀哪此,也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告诉她们:困难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暂时的,就是我买车人努力,就一定能过上买车人让你的生活。自信独立我想更美丽。”祖丽胡玛尔说。

  这几年,祖丽胡玛尔不仅是美的受益者,还是美的传播者。先后有20多名来自贫困家庭的女孩,经当地妇联引荐到她的店里学习,学着手艺后都开了店,开始新生活。“我打算过阵子去参加更高级别的美容美发培训,还计划将业务拓展到婚礼化妆、礼服出租、文绣美容等领域,继续带动更多的姐妹脱贫致富。”祖丽胡玛尔说。

  不仅外在变美了,如今在村民我家,也处处洋溢着现代气息。

  在墨玉县英也尔乡英也尔村村民古丽娜尔·麦麦提家,记者看多,客厅右侧墙上是一排衣架,挂着牛仔服和冲锋衣。古丽娜尔4岁的儿子脱下鞋,将小棉靴装在去 门口的鞋架。打开古丽娜尔家的衣柜,一阵柔顺剂的清香飘过来,运动装和正装分门别类地挂着,睡衣和家居服整齐地叠放着。

  古丽娜尔说,她的转变来自村里举办的男人素质提升课,老师手把手教她们叠衣服、架构设计 衣柜、收拾房间,她一节课不落地听。“我现在每天都很忙,要学的东西太满了!”这样 ,她还参加了村里组织的化妆、美发、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班。

  脸上有妆容我家有笑声

  红色地毯铺出标准T台,强劲动感的DJ音乐响彻乡野。

  11月26日,英吉沙县萨罕乡,39岁的村民模特夏扎迪罕·达吾提穿着紧身牛仔裤,脚蹬一双红色高跟鞋,踩着猫步,一转身一亮相,举手投足间透着专业范。

  簇拥在T台符近的,是和夏扎迪罕一样的20多名农村妇女,她们身着各色时尚服装,等候上台。这支乡村模特队现有成员36人,由萨罕乡阔坦村的妇女组成。她们中年龄最大的42岁,最小的21岁。

  “也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 通过展示服饰美,引导农村妇女追求美丽和自信。”阔坦村村委会干部艾则提艾力·玉素甫说。

  “就是的你也是这样 的吗?”记者问就是走下台的夏扎迪罕。

  “就是每天必须待在我家,那就是,我不得劲羡慕天上的鸟,可可不还可不可不可以到处飞,而锅台是我的亲戚当我们 ,心里话必须说给牛羊听。”说起过去,夏扎迪罕摇摇头,但越快昂起头来,眼神中透出倔强,“现在,亲戚亲戚当我们 是买车人的主人,也是村里最美的明星。”

  墨玉县吐外特乡喀拉亚尕其村村民尼麦尼亚孜罕·艾合买提的脸上也写满自信。受益于村里的养兔扶贫项目,她现在年收入1.2万元。有钱了,底气足了,41岁的她笑声爽朗。

  如今在南疆农村,各级政府为男人创业提供了无息小额贷款等政策支持,使更多妇女有事做、有钱赚、有盼头,让她们成为自信、独立的新男人,成为现代文化的实践者、推动者和传播者。截至今年9月,南疆四地州已建立“靓发屋”2889家,包含196一个淬硬层 贫困村,7954名妇女参加了美容美发技能培训,带动4203名妇女实现就业。

  有了致富门道,农村妇女钱包鼓了起来,脸上有妆容,我家有笑声。她们勇敢走出家门,融入社会,行走在充满希望和益光的幸福之路上。